年轻人逃离大厂:离开阿里去算命百度毕业涨薪15%

  在试用期将满 6 个月时,平平被百度裁员了,领导给出的理由是 你连最简单的事都做不好 。

  他不吃惊,也不恐慌,公司内部早已风声鹤唳,腾讯、阿里等大厂的裁员消息也相继传来,平平所在的是去年刚扩招的创新性业务,受疫情冲击,公司缩减支出肯定先从尚未取得成绩的创新业务开刀,而这其中试用期的他又必然首当其冲,他有这个心理准备。

  部门裁员 10% 的消息刚来时,大家很默契的进入了 集体表演加班 的状态,为了不成为优化对象,每个人都抢活干,即便无事可做也要熬到 9 点。毕竟在绩效不景气的情况下,营造努力的假象是唯一的 讨好 方式。

  被裁员时平平有种终于解脱的轻松感,既然公司已无发展空间,领导也没有足够实力去力挽业务狂澜,另寻他处也好,尤其得到了还算合理的补偿。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平平边休息边找工作,临走之前领导的 PUA 并没有给他带来 我被淘汰了,我能力不行 的自我否定,他很清醒这是行业大势,与普通员工无关。

  面对处于低潮的招聘市场,他也不指望能有运气碰到更好的工作,索性也放低了期望,海投随缘找。

  此前平平就因对大厂有憧憬,工作一直在新浪、网易等大厂圈里,觉得薪资好、福利好、处于行业的创新前沿,很酷!

  但此次被百度裁员后,他对大厂的认知变得清醒了, 以前只看到光鲜的一面,看不到其间的糟糕体验,收入高也伴随着压力大、处在行业前沿意味着波动大不稳定,而创新也意味着高风险。

  平平调整了认知,不在意公司大小,投出 100 家简历,接到 20 个面试邀请,有些又因企业突发性的缩减名额而临时取消,最后拿到 3 个 Offer。

  最终他选择了一家规模较小的互联网金融机构,且收获了意外之喜——薪资上涨了 15%!

  表面上看是我运气好,但关键原因是我做选择时不受公司大小的局限,这样才会遇到更多机会 ,平平感叹到。

  他在字节做了四年销售,从底层销售顾问到销售主管,再到大客户经理,职级薪资节节攀升,生活水平也肉眼可见有了改善,每月房租从 1000 元提升到 2500 元,买衣服从不敢进大商场到只去大商场,他很享受这种奋斗就有回报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思维的开阔,此前他还做过房产中介、家居销售,而在字节接触到的圈子让他的眼界和人脉都有了提升, 是字节让我有机会站在这个互联网风口上。

  为此,尽管字节的工作高负荷,但小雨很能适应,一些同事扛不住业绩压力会离开,比如同期 30 多个人一起培训,到了下一期就只剩小雨一人了,而且与流行的年轻人躺平观点不同,小雨认为加班十分必要, 没有一起熬过十二点的团队是没有凝聚力的 。

  他所负责的大客户大多是做了 20 年左右的传统商家,培养他们对抖音电商的认知非常缓慢,加上客户营销预算相对固定,增量不多,导致工作产出比较停滞,2021 一整年的时间我几乎都没有很大成长了。

  另一方面,公司运营趋于成熟,不需要太多的新晋管理者,身边优秀的同事也多,晋升机会很少。薪资虽然稳定在一个不错的区间,但长期停滞不前让小雨感到不满足。

  此外,身边好几个朋友创业成功的故事也给了他不少焦虑,有人做广告代理业务拿到融资,每个月能有几千万的营收,有人帮品牌商家做抖音代播,已经稳定运营了 4~5 个直播间。

  我的性格有点不服输,总想比身边大多数人好,做到中等偏上才行 ,为了谋求更大的突破,他决定创业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