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职业本科生毕业“学历是下限技术是上限”

  揣着多个国家级智能制造技能比赛一等奖、5项国家实用新型专利的他,获得了15家公司的面试资格,拿到了10份录用通知。最终,他选择了无锡一家专注于工业自动化产品研发与应用的行业知名公司。

  谈佳豪是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电气工程学院自动化技术与应用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也是我国职业教育第一届本科毕业生的一员。

  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本科层次职业学校32所,职业本科在校生达12.93万人,其中包括中职起点四年制、专科起点两年制和普通高中起点四年制等多种生源。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是我国第一所公办职业本科学校,首届一共有903名本科生毕业。

  作为我国职业教育的第一届本科毕业生,他们沿着“高职专科职业本科”的路径,即将走出校园的庇护。有人在竞赛和项目中磨炼自己,有人在家乡和大城市之间纠结后选择留下,也有人执着地想要在体制内寻到一个位置。

  在这个“史上最难就业季”,虽然同样面临着严峻的就业形势,但有着务实心态、实训经验和扎实技术的职业本科毕业生,拿到录用通知似乎并不是难事。

  2021年9月,新学期刚刚开学,谈佳豪就着手制作简历,这是他专科起点两年制本科的最后一年。他先检索出自动化行业的100强企业,再筛选出自动化方向、研发方向和生产方向的岗位,逐一查看职位要求。

  谈佳豪梳理了自己的实训项目、竞赛和创新创业项目等学习实践经历,有针对性地制作了三份简历。跟专科毕业那年相比,他将找工作这件事提前了将近9个月。

  投递大约两周后,谈佳豪收到了第一份面试邀约,这是一家科创板的上市公司,岗位是现场技术支持。紧张伴随着兴奋,“第一次以本科毕业生的身份面试”。面试前,他还特意翻看了这家公司的财报、专利授予情况以及正在进行中的项目,又把准备面试时使用的“自我介绍”修改了几遍。

  他没有选择海投简历,就像攀登在螺旋楼梯的不同楼层,谈佳豪觉得,自己应该选择当下来说正确的那一层。

  谈佳豪坦言,他不太敢投递研发型岗位,他明白“自己的水平没有达到研究生那么高”,可能没办法承担研究工作。

  1月份的南京,天气还有点冷,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陈安莉刚刚结束上学期的综合实训项目智能电子系统设计与制作。在为期三周的时间里,陈安莉从绘制控制板的电路图开始,完成焊接电路、蓝牙通讯编程和烧录等任务,最终让像一块砖头模样的小车模型动起来。“通过验收”,她松了一口气。

  实训项目和学科考试一结束,陈安莉和同学们马上开始投简历。此时其他普通本科学校的秋招已经落下帷幕,“我们相当于已经晚了一步。”

  放寒假之前,她参加学校的线下双选会时看到,有同学会把所有的公司都投一遍,或者在投递时没有说明自己应聘的岗位,当面试官询问时才告知。“招聘人员一天得看多少简历,不写岗位有时候他们不会看,所以一定要写”。

  2022年毕业季就业形势的艰难,陈安莉是从新闻报道上感受到的。互联网公司裁员的新闻和应届生找不到工作的迷茫,加上身边食品、旅游等专业的同学就业状况也不理想,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个能锻炼自己技术的工作。”

  家在苏州的陈安莉没办法返校,因此她无奈地失去了两份在南京的实习工作,这让她稍微有些焦虑。工科的工作强调技术,“熟练了操作,实习留用才最保险”,如果留不下来,再找的话,很多岗位已经招满了。

  但线上面试的好处是成本较低,在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