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突击入股闷声发大财的健身大卖冲上市

  疫情大火了的跨境电商,开始出现深度调整,整个行业在经历浪来浪退;而外贸出口却几乎不受海运涨价影响,反而越赚越多。但都在今年迎来上市潮,比如刚过会的赛维时代,再比如此前主打便携储能的华宝新能源,和以数据线起家的绿联科技都在冲 IPO。

  如果说跨境电商是中国企业出海的 A 面,那么 B 面则是在跨境电商兴起之前,一直被人们所熟知的外贸形式。这种 B2B 的模式,没有跨境电商在流量、渠道上花里胡哨的组合拳,也没有被资本看到、被一夜暴富又跌落神坛的潮水裹挟,反而埋在水下,却在一朝被看见时,令人不禁发出慨叹。

  近期递交招股书,拟登上交所主板的浙江力玄运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玄运动),就是这样一家公司。

  在浙江省慈溪市,这个去年 GDP 达到 2379.17 亿元的 千亿县 中,名不见经传的力玄运动就扎根于此。

  不同于曾经耀眼一时的 华南城四少 坂田五虎 们,乍一提起来力玄运动,很少有人听闻其名。但它背后赚的钱,来自运动领域家喻户晓的迪卡侬与诺德士。2019 年至 2021 年,诺德士与迪卡侬占据了力玄运动收入的 66.6%、79.51% 和 76.82%,对应金额分别为 10.28 亿元、19.47 亿元和 27.04 亿元。

  更令人讶异的还在于这样一家代工厂,去年营收达到了 35.2 亿元,4.37 亿净利润,手上现金超过 10 亿元。

  仅是人们日常生活最平常不过的哑铃品类,就为其带来了 2.41 亿元的营收,且哑铃只占营收的 6.94%。

  就是这样一家靠 ODM/OEM 出海企业,竟然在营收与现金流上表现如此可观。而在此前,除了最后一轮小米战投的突击入股,力玄运动也从未接受过外来资本。显然,资本市场的明星闪耀背后,以力玄运动为代表的传统代工厂,才是中国供应链的优势所在。

  但同样,代工厂的低毛利困扰,也不断催生着这类企业转型的决心。只不过转型,势必要经历一场沉痛的重塑。

  如果仅看力玄运动,这家 2018 年才成立的公司,由宁波驰腾、宁波强慎和吴银昌共同设立,其发展历程并不长。

  但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创始人吴银昌早在 2002 年就通过宁波昌隆健身器材(现已注销)开展健身器材相关业务。随着业务扩展,其产品也从单一的健身车拓至跑步机、椭圆机、划船机和力量器械等不同品类。

  2009 年,宁波昌隆开始与迪卡侬建立业务关系,此后一年又与诺德士建立了业务联系。随后又在 2017 年成为迪卡侬在健身器材领域的唯一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并进入了诺德士的供应体系。

  此后,力玄运动高度捆绑大客户,从 2019 到 2021 年,其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占营收比为 84.77%、86.99%、84.78%。不过,尽管力玄运动对大客户依赖极高,但除了诺德士与迪卡侬,前五大客户变动较为频繁,仅 3 年中就出现了 6 家不同公司。

  能够打入大客户内部并长期保持一种稳定的合作关系,离不开力玄自身的供应体系。

  首先是力玄运动采取的 以销定产 模式,在一定程度可以减少存货,这也解释了力玄运动良好的现金流表现。因此,对比去年 钱全压在货上 的跨境电商大卖们,稳定宽裕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