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顾问服务能力是证券公司财富管理转型的必经之路

  在党中央的十九大报告针对我国金融行业提出了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和扩大居民财产性收入的目标。“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也进一步明确提出多渠道增加城乡居民财产性收入,提升城乡居民收入能力和财富保值增值能力更是启动经济“内循环”的基础工作。同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是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的关键举措,也是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和“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的重点目标。

  目前居民在配置财富的过程中,也会获得来自证券行业的各种服务。一方面,居民可供配置的产品越来越多,其中公募基金超过10000只,私募基金管理人超过25000家;另一方面,截至2020年全国公司已经开设营业部超过1.17万家,拥有从业人员34.7万人,其中直接服务于居民财富配置的投资顾问人员也达到了6.3万人。过去十年,很多偏股类公募基金净值增长超过100%,但是绝大多数的个人投资者获得亏损的投资结果。“基金挣钱、基民不挣钱”的现象比比皆是。在金融供给侧改革过程中,提升金融的财富管理服务能力是改革的重中之重。风险和收益是金融产品密不可分的两个方面,金融产品就像各种药品,有其功效也有副作用,而财富管理服务机构就像医院,投资顾问队伍就像医院里的医生,其作用在于帮助消费者选择适合其自身的产品,并提供全流程的陪伴服务。

  长期来看,加强投资顾问队伍的建设,提升顾问服务的能力,促进居民财富的优化配置,不仅影响着其财产性收入的回报水平,也对社会融资结构产生影响。这是公司财富管理转型的重要难题,也是证券公司财富管理业务的重要历史使命。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居民财富规模不断增加,财富结构也发生持续且深远的变化,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的市场发展潜力巨大。但是目前中国居民的可投资资产中,储蓄和类储蓄(银行预期收益型理财)还占绝大数,直接影响了居民财产性收入的占比。部分个人投资者通过公募基金参与了资本市场投资,但是由于缺乏足够的投资经验,即使在股票牛市也无法获得理想回报。还有部分个人投资者利用信托渠道投资于固定收益产品,但是投资于非标项目的信托产品囿于信用风险的鉴别能力往往存在一定的隐性风险。

  从国家统计局统计的城镇居民家庭收入构成(图表 1)来看,2021年我国城镇居民工薪收入占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例仍稳定在60%左右,而同期财产性收入占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例仅仅在10%左右,与工薪收入相比重要性偏弱。然而,财产性收入在2015-2019年这五年以来保持着8.7%的平均年度增速,增速持续高于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期8.4%的平均年度增速。因此,当前我国居民收入结构中财产性收入占比虽然持续较低,但增速趋势明显,未来在这一领域大有可为,也是我国居民财富增长的重点方向。

  截至2021年末,居民的储蓄余额已经超过100万亿,储蓄存款仍是居民可投资资产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根据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和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来看,在居民投资的金融产品中,理财产品规模占比从2014年的30%相对历史高位下降到25%附近,但也还是金融产品中最大的组成部分。

  纵观所有各品类的金融产品(图表 2),可以投资地产和非标资产的理财、信托和保险产品占全市场金融产品规模比例长期维持在50%左右。这类资产过去为投资者提供了相对较高的稳定回报,但是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强化调控,已经呈现收益回落和违约事件增加的趋势。因此,银行理财、信托和产品这三类产品占全市场金融产品规模比例在最近两年已经下滑到45%附近。

  相反地,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占全市场金融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