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卖塑料怎么了今天就是要挑战乐高

  “外省仔”对汕头的印象,往往是永远温暖的天气,街上穿梭着的各种各样的摩托车,街边懒散的小摊贩和粿条汤飘来的热气。但在这些最直接的观感之外,很多人并不知道它的另一个身份——中国重要的玩具产业聚集地。

  这样一块面积与北京丰台区相当的土地上,遍布着不计其数的玩具厂,很多玩具公司甚至就夹杂在居民楼中间。公开数据显示,澄海常住人口82万,从事玩具相关产业的就有13万,全区从事玩具礼品生产经营单位有3万多家,不仅城区有厂,各个镇都也有自己的玩具工业园。此外,这里还有43个淘宝村和7个淘宝镇。

  澄海这座以往存在感并不高的玩具工厂,如今正因为一些玩具品牌的走出而收获名气。而就像其他许多处在变革中的实体产业,澄海玩具业也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转型。

  在决定接过父亲一手创办的玩具厂的那一刻起,詹卡达就明白自己将要面对怎样的考验。

  在这之前,他已经在自家工厂的流水线上呆了一个月,在仓库库房又呆了一个月。他回忆起儿时放学后经常到工厂看工人们组装玩具的场景,只觉得那好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快乐,“到身在其中的时候,才发现和以前作为旁观者是完全不同的感悟,积木生意并没有那么好做。”

  父亲詹克华创办的“启蒙”积木成立于1994年,彼时正是澄海玩具产业发展最为红火的时候。

  澄海的许多玩具厂都是由塑料厂等工厂演化而来。上世纪70年代,这里聚集着塑料、纺织和五金等产业,本地也有很多剪贴、彩绘的手艺人。到70年代末,开始有澄海人利用自己家香港侨胞的资源,开办家庭作坊,承接港商的玩具来料加工业务。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加上潮汕人重血缘,于是澄海从此逐渐形成了家族式的玩具生产网络。

  詹克华的发家史和澄海诸多玩具厂的发展轨迹是一致的。启蒙积木的前身是他于1984年创办的华信塑料模具厂,詹克华本人也正是模具技术工人出身。

  90年代,在政府的各项扶持下,玩具逐渐成为澄海的支柱产业。90年代末20世纪初也是全球玩具业发展红火的时候,只要你能想到的玩具,基本都能在澄海找到。澄海的玩具企业大都是做批发生意,模式以代加工和外贸为主,每年都有很多国外采购商来此采购玩具。这门生意很赚钱,成本只用二三十块钱的一个公仔,卖到国外能翻3-4倍。

  然而,和影视剧里顺风顺水继承家族产业的富家公子们的故事不同,詹卡达所在的玩具行业,此刻正面临一场从市场环境到消费者需求的全方位转折。

  他首先要面对的,是澄海玩具产业一直以来存在的发展隐患——尽管过去塑料、纺织等产业的发达为澄海玩具业的发展提供了条件,乃至成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澄海玩具业的优势,但就像从未有人会关心身边的塑料制品和手里的布来自哪里,澄海玩具业在很多人眼中的存在感一直很低,这也导致其在整个玩具供应链中的地位非常被动。

  “成立后的十年间,我们一直在做出口的玩具。国外流行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没有一个固定的产品线。”另一家来自澄海的玩具品牌“森宝积木”的总经理林泽哲说道。森宝积木创办于2003年,据林泽哲回忆,森宝的启动资金只有两万元,当时他租了一个厂房,雇佣了十几个工人,自己则“包括打包送货拧螺丝,什么都干过”。

  没有自己的东西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使这门生意变得十分脆弱——遇上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