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职业:光环之下如何走得更远

  文创IP授权员、虚拟空间设计师……近年来,伴随着科技创新与消费升级,一些新奇的职业应运而生,灵活、自由、有趣成为它们醒目的标签。

  那么,这些新职业的日常究竟如何?“新职人”如何看待自己的职业发展?新职业的蓬勃发展又反映了怎样的时代需求呢?

  前一天在家中的工作台前拆手机,后一天在上海“淘宝造物节”市集当“摊主”;前一天在天台拍摄作品短视频,后一天受邀参加海南的演讲活动……

  拆卸、消毒、设计、排版、固定、装裱……很难想象,经过这一系列操作之后,废弃或闲置的电子产品就能变身成为一幅潮流的“艺术画”,从“落灰”走向“新生”。

  中专毕业后,陈兴一先是选择了看似“门槛不高”的餐饮行业,后来又自己创业开了奶茶店,但最终没有撑过半年。

  由于舍不得一直陪他开店“接单”的手机,陈兴一决定把手机拆了进行重组和装裱,结果在天台拍摄的“工业风”成品照片一经发布就大受欢迎。

  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在淘宝上线了这项服务。“当时,针对手机或电子产品的专业拆裱服务是空缺的,而且真的有人下单,于是就想先当个副业过渡一下。”

  谁知上线不久后,平台就出现了更低价的同类产品。“开始,我的确有些紧张。但后来发现,网上的店铺大都用的是统一模板,并没有其他设计。”

  这让陈兴一意识到个性化、风格化的重要性。于是他开始在装裱设计中加入手写的个人签名、座右铭、绘画、歌词、留言等元素,不断丰富产品细节。

  而这些细节,都需要和客人进行更深入的交流,一个原本简单的机械艺术装饰品逐渐承载起客人的情感和回忆。

  拥有“故事感”的作品很快“出圈”。客户们收到成品后也不吝于拍照晒图,并展示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最后通过传导、发酵为他带来新的客源。

  随着订单的增加,客户人群和应用场景越来越多元,有企业客户、有国外客户,有露营地、有企业大厅,而他的工作安排也需要灵活把控。“什么时间接什么单,接多少单,都要考虑。”

  平台经济兴起后,像陈兴一这样“自我雇佣”的就业者越来越多,他们的工作在时间、地点和具体内容上都有更强的灵活性,但“灵活”也伴随着一些“副产品”。

  “不用坐班,意味着时刻都得想着工作。”电子产品的设计元素有限,如何与客户需求结合,呈现得更有趣、更具个性,是陈兴一最“纠结”的事。“我需要时常发现、捕捉和记录下自己的灵感,并尝试是否符合整体风格。”

  另外,灵活还意味着“一人多职”和工作时长的不可控。“设计元素要不断更新、设计方案要反复沟通,具体操作需要时间,还要兼顾拍照、修图和传播运营。”订单多或者工作难度高的时候,“经常在工作台前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他感到工作与生活的界限感日益模糊。

  前段时间,由于订单太多,陈兴一花在传播上的时间和精力明显不足。“但社交媒体、短视频等渠道非常重要,对收入的提升效应通常在2—3倍。”陈兴一的工作室在江苏,而他的客户群则集中在北上广杭和国外,为了瞄准目标群体,他必须把线上传播做得更好。

  目前,陈兴一正在为新的短片撰写脚本:“抖音的视频要短,还要在前几秒就有亮点,又要有得忙了。”

  五代的秘色瓷莲花碗、清代的粉彩白鹿纹尊、文衡山种的紫藤、画着《灌木丛篠图轴》的唐伯虎、舞着吴王夫差剑的现代人……在苏州博物馆与“猫的天空之城”的联名文创拼图中,藏着许多“彩蛋”。

  其中的许多“彩蛋”都是陆玥谷的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