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爆炸塑料厂紧邻居民区受害者遇赔偿难题

  昨日,南京栖霞区塑料四厂爆炸事故进入第二天,当地通报称,爆炸已经造成了13人死亡和120人住院治疗,14名危重病人中的3人已脱离生命危险。而这一死亡数字却遭到了外界的质疑。

  昨日下午,南京市政府召开的“7·28事件”第三场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最新的事故责任调查结果,认定现场拆迁施工人员违规作业从而引发爆炸,警方已经拘捕了4名相关肇事者。

  发布会还透露,拆迁工程存在层层转包的情况,监管成为难题。对于外界对政府监管不力的质疑声,南京市安监局相关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造成此次爆炸事故最主要的诱因是拆迁单位安全意识淡漠。

  昨日下午4时30分,南京市政府召开“7·28事件”第三次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昨日上午明火熄灭后,事故现场清理时又发现3具遇难者遗体。截止到29日12时,事故已造成13人死亡,120人住院治疗,其中14名危重人员。

  在发布会上,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黄亚玲通报事故原因,称施工人员在原南京塑料四厂厂区场地平整施工中,挖掘机械违规作业碰裂地下丙烯管线,造成丙烯泄漏,与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物,遇明火后发生爆燃。

  较之此前公布的事故原因,新的通报否认了此前轿车点火引爆的说法,责任在挖掘公司一方。

  黄亚玲介绍,公安局连夜拘捕了4名相关肇事者,认为爆炸事件或由拆迁单位违规转包施工造成,其中3名肇事者为裙带关系。4名肇事者分别为扬州鸿运基础设备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绍建军(男,45岁,南京栖霞区人),绍某的妻弟董来荣(男,54岁,江苏淮安人),董某妻弟方强峰(男,南京人),原南京塑料四厂安全工程负责人蒋山尊(男,49岁,南京人)。

  南京市安监局副局长刘照华表示,事故发生地为南京市原塑料四厂地块,塑料四厂于今年春节期间和栖霞迈燕地区开发建设领导小组签订拆迁转让合同,并支付拆迁转让费用。今年6月,该领导小组就将拆迁工程转包给了扬州鸿运基础设备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由该公司负责平整土地,拆除地面建筑。该公司负责人绍某违规将工程转包给了其妻弟董某,董某又将该工程违规转包给了其妻弟方某。

  “这种违规转包的行为,使得整个拆迁工程不能在安全拆迁的要求和监督下进行。”刘照华认为,个体拆迁单位安全意识淡漠,是造成此次事故的主要诱因。

  28日发生的事故爆炸力度之强,波及范围之广,在南京历史上前所未有。由爆炸引发的冲击波造成数百人受伤,另外造成多辆汽车和建筑物受损。当爆炸地点的火光被扑灭,受伤的市民在医院获得初步救治后,从噩梦中惊醒过来的受害者直面赔偿问题。

  昨日上午10时左右,数十名个体司机聚集在距离爆炸事故点的几家物流公司门前,随后走到栖霞大道中央,以至于交通暂时中断。一位司机指着路旁一辆红色拖车对晨报记者表示,爆炸使得他的车辆受损情况严重,而保险公司认为“爆炸事故不属于理赔范畴”,这让一家三口指望这辆拖车的司机犯愁。在红色拖车四周,晨报记者发现了大大小小多辆汽车,看上去受到不同程度损坏,这些司机不知道如何获得赔偿,最终无奈采取堵路的行为来表达不满。

  大约5分钟后,大批警察和城管队员来到栖霞大道现场,将司机们劝离了现场。一名现场围观市民也表达了同样的困惑,在爆炸事故中,这名市民的母亲被破碎的玻璃击中受伤,尽管伤势并不严重,但担心离开医院后无法接受后续治疗,一直在医院等候消息。

  初步的调查结果认为拆迁工人挖断丙烯管道从而发生爆炸,这意味着拆迁作业施工单位扬州洪远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将

留下评论